遶境遇「穿袜」小黄狗!走到哪都吸睛


19人参与 |分类: D生活谷|时间: 2020-05-29
遶境遇「穿袜」小黄狗!走到哪都吸睛

※本篇【小柠檬】专栏文章内容为投稿者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职业:我是民俗作家

文/宴平乐

这是第七年在路上碰到阿绸,穿着袜子,轻盈的脚步,踏在这条百年香路上。

苦笑着看牠,这家伙总是不乖乖的往前走,一下子往前跑一段,闻闻路旁的电线杆,一下子躲到凉快的阴影底下等牠的主人走过来。

一到宫庙,这家伙总是熟门熟路的知道哪里有阴凉处可以歇息,快速从楼梯扶手钻过去,然后趴在大殿冰凉的大理石地板。

镁光灯在牠身上从来没少过,因为太有特色了,大家看到牠都想跟牠合照一张。

因为听说牠遶境已经遶了八年,我只完成七年,个人当然就很尊敬牠,在遶境这条路上,严格说起来牠算是我的前辈。

每次拍牠的照片,我只敢远远不打扰牠的按下一个快门,然后躲去旁边观赏前辈的英姿。

今年看到一个大妈想跟阿绸拍照,阿绸动来动去大妈怎幺样都拍不好,结果阿绸的主人就一把抓住牠身上的带子,并且跟大妈说,妳就拉这里,牠就不会乱动了。

阿绸哀怨的看了主人一眼,然后乖乖跟大妈完成合照。

旁边的人都笑了出来,感觉阿绸和牠的主人互动非常有趣。


遶境遇「穿袜」小黄狗!走到哪都吸睛


▲到了埤头合兴宫,阿绸的平安符被拿下来好让牠休息。(图/当事人提供,请勿随意翻拍,以免侵权,下同。)

记得有一年,在往明道大学的路上遇到阿绸跟牠的主人。

通往埤头合兴宫的路上,有一段要穿过芙朝社区。

清晨朝阳初上,四月农田里,青葱翠绿的稻浪迎面而来,扑鼻厚实的泥土香气彷彿在迎接着即将到来的妈祖大轿,以及帮我们这些一晚上赶路的随香客清扫着疲惫,我跟乐爸坐在土地公庙旁,为阿伯公点上三柱清香道一声早安。

然后远远的就看到阿绸跟牠的主人走过来,大哥带着阿绸躲到凉亭里面稍作休息。

我拿着手机过去又拍了好几张阿绸的英姿。

然后藉机攀谈询问问大哥,为什幺会想带阿绸来遶境。

大哥帅气的告诉我:「其实我没有带阿绸来遶境,是牠自己有那个福份,妈祖婆愿意让牠跟,牠才能来。」

我打从心底为这句话感到敬佩。

一路上当然都是大哥在照顾阿绸,但是大哥却跟我说,是妈祖婆让阿绸来,阿绸才能来,这是牠自己的福份。

听到大哥这样说,我觉得自己像被什幺东西点了一下。

想起了千万团一位喜欢做木工的大哥,他曾经背着背包,徒步走完这九天八夜全程徒步。

我对大哥竖起大拇指表示敬佩。

但是大哥帅气的回头对我笑一笑说:「不是我能不能背着背包走完全程,而是妈祖婆要不要让我背着背包走全程。」

遶境遇「穿袜」小黄狗!走到哪都吸睛


▲等了很久,阿绸才愿意坐好让我拍一张照片。

又想起在《与妈祖有约》一书中提到的,那一年走过协天宫外的墓仔埔。

电线杆上的放送头,对着墓仔埔放送,要两旁的「居民」起来迎接即将来到的妈祖婆大轿。

其实常常觉得这一段路,就宛如人生、社会的缩影。

有时候在身体状态到了极限又碰上大雨,有时候在体力充足的时候刚好碰上有人需要帮忙。

风平浪静,总以为人定胜天,能不能走下去是自己说了算,狂风巨浪,才会知道自己的渺小,能不能来走这一遭,能不能继续往下坚持,常常不是自己有能力决定的。

苍生万物,一己之躯匍匐于路旁,愿做妈祖婆的踏脚。

只愿求,人生无常简简单单,家人平安,能吃能笑睡的香,如此而已。

遶境遇「穿袜」小黄狗!走到哪都吸睛


▲阿绸的脸就好像在困惑着这次的散步怎幺散这幺久。

遶境遇「穿袜」小黄狗!走到哪都吸睛

职业│主题投稿 你也有不吐不快的工作奇葩事吗?现在来投稿,发洩负能量、还有机会成为驻站作家,下个主打星就是你!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!